主頁 > 其它 > 《夢的解析》第十二部分《夢的解析》線上閱讀

《夢的解析》第十二部分《夢的解析》線上閱讀

這裡我想報告一個自己的夢,來說明前面所說的話,尤其是關於夢的運作如何處理前一天的余痛。
 
  “開始是很不明顯。我告訴太太,我有些訊息要說給她聽,那是一些非常特別的。她害怕起來,並且說她不想聽。我向她保證這些訊息一定會使她高興,於是開始向她敘述我們那孩子所屬的軍團寄來一筆錢(5000Kronen)〔14〕……一些關於優異的表現……分布……。這時我和她走進一間小房間(看來有點像倉庫),去找些東西。突然我看見孩子出現。他沒有穿制服,而穿著繃得緊緊的運動服(像只海豹?)還戴著頂小帽。他爬上碗櫃旁邊的藍子,似乎想把什麼東西放在柜子上。我叫他,他沒有回答。看來他的臉或前額都被繃帶縛著,他用手在嘴巴里攪動半天,把一些東西推進去。他的頭髮亦閃著灰色光芒。我想:“難道他已經損耗得那么厲害嗎?他也有了假牙?”我還沒有來得及再叫他一次,就醒過來,不感到焦慮但卻心跳得厲害。這時手錶指著:早晨二點三十分。
 
  要完全加以分析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能強調幾個重點。前一天的痛苦期待產生了這個夢——我們又一個星期沒接到在前線打仗的孩子的訊息了!我們很容易由夢的內容中看出,他不是受傷便是被殺害。在夢開始的時候,我們很容易看出來,夢運作很辛勤以地一些相反的事物來取代那些令人因擾的思潮,如我要說一些令非常愉快的訊息——關於寄來的錢……優異……分布(這筆錢源於我行醫時的一件令人滿意的事跡,因此想要把此夢脫離原來的主題),但是這努力失敗了。我的太太懷疑一些可怕的事,拒絕聽我說。這個夢的偽裝太過淺薄,因此它想壓抑的事到處都把它戳破。如果我的孩子戰死了,那么他的戰友會將他的東西寄回來,而我將把這些東西分給他的弟妹或者別人,通常優異獎是頒發給那些光榮戰死的軍人。因此夢雖然掙扎,但卻也表露了他起先想否認的事實,而同時願望達成的傾向也借著歪曲的形式來呈現。(夢中這種場地的改變,無疑的,可以視為塞伯拉所謂的門檻像征)(請看第六章 壬節)。確實,我無法說出什麼東西造成此夢的動機力量(因此表露了我這困擾的思潮)。在夢中,我的孩子不是掉下來(falling。按:在戰場掉下來,即死去之意),而是爬上去——事實上,他以前是很優異的爬山家。他沒有穿制服,反而穿運動裝;這表示我現在害怕他發生意外的地方卻是他以前發生過的,因為他曾在一次滑雪運動中跌下來,把大腿給摔斷了。另外,他穿著的樣子使我立刻想起某個年輕人——我們那個可愛的外孫兒,而他那灰頭髮使我想起後者的父親——他在戰爭中度過好難挨的日子。這又是什麼意思呢?……我已經說的夠多了。——場地是一個倉庫,還有一個他想從那兒拿某些東西的碗櫃(在夢中變成“他想放入某些東西”)——這無疑暗示著我自己找來的一件意外。那時我才兩三歲。我爬上倉庫小房的凳子上,想拿碗櫃或桌子上某些好吃的東西。小凳子被弄翻,它的邊緣打中我下巴的後部;想來我那時很可能就把所有的牙齒都敲掉。此回憶伴隨著這樣的一個告誡:敲的好而這好像是指向此勇敢士兵的敵意衝動。借著更深層的分析,我發現那隱匿著的衝動竟在我孩子的可怕意外事件中得到滿足——這是老頭子對年輕人的嫉妒(而在真實生活中,他卻認為自己完全地把它壓制著)。毫無疑問的,悲痛的感情——像這種災難確實發生後所帶來的——為了取得一些慰藉必定會找尋此種潛抑的願望達成。
 
  我現在能很清楚地解說潛意識對夢所扮演的角色。我不得不承認有一大類的夢,其產生的原因大部分或完全源於白天生活的殘遺物。讓我們再回到奧圖的夢。如果我對朋友健康的憂慮沒有持續入眠,那么那個期待自己將升為教授的願望也許就會使我安安靜靜地睡過整個晚上。但單單憂慮本身也不能造成夢。夢形成所需的動力必須由願望來提供,而要怎樣才能捉住一個願望來做為夢的動力來源,這就是憂慮的事了。

常見夢境解夢